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话题 > 看透力帆:曾经心怀轰达梦,如今退守成派方

看透力帆:曾经心怀轰达梦,如今退守成派方

各位摩托佬请听题:

请问,是哪家国内摩托车企业将奥古斯塔率先引入国内市场?

A、隆鑫

B、飞肯

C、力帆

D、钱江

对新手来说,此题肯定颇具难度,但对老鸟而言,难度却刚刚好。

作为曾经的摩托车大王,力帆如今的处境肯定不像尹明善老先生当年所设想的那样。

曾经的力帆踌躇满志,励志打造出一个摩托车+汽车的商业帝国,可如今的力帆不仅丢掉了汽车这片战场,在摩托车上也逐渐脱离一线,如今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子品牌身上,以新的面孔再次回到大家身旁,这也是我们能看到派方的根本原因。

同时,这也是力帆对摩托车市场的第四次发力。

说起力帆和摩托车市场的种种,我们不得不提到力帆的创始人——尹明善(下文简称尹老)。

尹老的前半生可以用牛逼概括。虽然很多商界大鳄都进过监狱,但大家进去的原因至少和资本运作有很大关系,而尹老进去的原因和大家都不同,他是因为出身带有地主成分,并且在校报上发表不当言论,因此被****,发配劳改20年,此时他才20岁。

而1958年,***********。

20年的青春岁月就这样被剥夺,对于多数人来说这事实在难以想象,但是尹老却没有就此止步不前,传奇的人生必定有传奇的经历,他愣是凭借自己的毅力在劳改过程中苦学英文,直至1979年得以平反,尹老的英文水平足以翻译外文书籍。

此时的他41岁,已到了不惑之年。

正常来说与社会脱节21年必然会导致一些其他问题,比如融入社会更加困难,或者跟不上节奏等等,不过好在尹老出狱后的中国与21年前并无太大差异,仍是百废俱兴,而回归社会的尹老很快便凭借自己过硬的英语水平找到了一份教师工作,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轨。

很励志对不对?

按理来说即便故事到此结束,尹老的一生也值得我们高喊牛逼,可是力帆的故事还没开始,尹老的人生也还在继续。1983年尹老凭借自身机遇入职到重庆出版社,三年后又自立门户,全身心投入到民营出版社的业务中,他也因此积累到自己的第一笔财富。

但是在80年代末期,经济的发展多少有些超出众人的预料,通货膨胀对于印刷出版业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尹老索性离开出版业,与夫人一同去四川外国语大学研修学习,一边提升自己,一边思考未来应该做些什么?

有了原始资本,下一步必然是展开投资。

可谓无巧不成书,此时重庆的另一边,一位名为左宗申的商业大佬也在为自己的商业蓝图进行构想。1990年的重庆,摩托车仍然是供不应求的物件,而发动机恰好是阻碍其产能的元凶,于是一个和发动机有关的商业构想已经在其脑海中孕育而生。

左师傅——手握技术与想法,期待有人来加盟。

尹老——有着资金,却不知下步应该走向何方。

而他们的老婆互为远房亲戚,总有机会拉拉家常。

就这样,两位商界大佬完成会晤,并且明确了要制造发动机的理想,于是就有了后来的重庆轰达研究所。

1992年1月10日,位于袁家岗兴隆湾1号的重庆轰达研究所正式成立,尹老举家搬迁至此,开始第二次创业之旅。

相传研究所由尹老和9位好友出资建立,大家每人拿出2万元才让这个项目正式落地,而尹老因为年龄和经验相对丰富而担任所长,左师傅则主要负责技术问题,在大家的操持下,重庆轰达研究所终于操办好了。

当然我相信有人会很疑惑,重庆人办的企业为什么叫轰达?

根据《重庆晨报》报导称:

“当时尹老确定研究所名为“轰达”。他说,“轰达”的意思是“一轰就达”,极言其我们只要一启动,很快就能达到目的。当时,我们还怕有人不认识“轰”字。明善先生又说,我们的“研究所”就定名为“重庆市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自这日起,“重庆市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这个名字就正式确定下来了。”

对此我是不信的,我的猜测和大家一样,反正这名字读着就很霸气,虎虎生风,巧……巧借东风?

那为什么又叫研究所?直接叫某某发动机厂不好吗?

在90年代这个咬文嚼字的年代,如果你非要办理某某厂?那你需要的文件和资金可就太多了,但是研究院就不同了,不仅注册资金低,就连对场地和设备的要求也随之低,简而言之就是花小钱办大事。

但是在研究所成立的初期,虽然名为研究所,可大家其实没干啥研究工作,工人的日常还是以组装发动机为主。而发动机零配件的来源你都想象不到,正是尹老从当时的国营摩托车大厂买来的。

作为新型企业的轰达研究院显然不具备独立的研发与制造能力,但是尹老却得知了这样一则消息,大多数国营厂都会存下来一批发动机零配件以备不时之需,而这些零配件只要稍加组合就能拼装成一台发动机。

传说当时的工作流程是这样:尹老他们分批次从国营厂订购发动机零配件,而国营厂不卖的零件则找人代加工,然后再统一运回轰达研究院进行组装,这样一台发动机就“造”出来了。据不靠谱统计,如此组装一台发动机的成本约为1400元,而销售价却能达到接近2000元。

我不知道各位大哥在1992年的人均收入达到了多少,但是重庆轰达研究院此时的单机利润已经达到了500多元/台。

依靠着曲线救国技术,重庆轰达研究院很快便积累了一笔客观的原始资金,不过有钱后的尹老并没有飘飘然,他深知干这行没有技术储备是不行的,一直依靠买国营厂配件肯定成不了大气。当然他的猜测很准确,在轰达研究所组装发动机的第四个月,国营摩托车厂便发现了自己的漏洞,不再向轰达研究所出售配件了。

不过此时的轰达已经囤积了很多配件/图纸,这些储备足够轰达熬过这段空窗期。

1992~1993年间,轰达研究院除了吃老本外,对外它也在自研发动机技术,但前期的研究其实也说不上研究,只是和其他厂家一样想办法造发动机而已。与此同时,尹老倒也没闲着,自从入局摩托车后,他始终有个愿望,那就是生产属于自己的摩托车。

于是在1993年,尹老找了两家摩托车企业进行练手,开启了整车代工之旅。

尹老首先和邮电部偃师摩托车厂达成合作,有偿使用后者的‘黄河牌’商标,,并且于重庆为其代工生产。

另一家则是上海中摩实业公司力发摩托车厂,尹老同样与其签约,以“力发”为商标在重庆生产摩托车。

不过代工并不是尹老的目的,他留有自己的杀手锏——研发独立自主的发动机技术。

1994年,重庆轰达研究院率先研制出了一款100cc四冲程的摩托车发动机,据说远在浙江的某企业得知这一消息,立马订购了上万台发动机。

发动机方面的成功给了尹老充足的自信,他一边追加投入,研发带有电启动功能的发动机,另一边也在准备推出自己的摩托车品牌。

“力帆-轰达”就此问世。

关于力帆这个商标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目前有两种说法,以及我自己的一种猜测。

说法1:因为尹明善特别喜欢郭岚英唱的《我的祖国》中的一句歌词:“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说法2:因为和力发摩托车合作,所以尹老自己想到了力帆这个名字。

我猜:尹老本想借力黄河牌,奈何国企不松口,后想借力力发厂,奈何人家也不帮,所以就

叫力帆算了,虽然不比黄河,但也比力发多了一丝艺术性。

至于轰达,则是源自于重庆轰达研究院,我猜尹老早就想好了后面这个名字。

虽然生产地址还是重庆力帆摩托车厂,但是“力帆-轰达”这个牌子已经活跃在市场之上,尹老的力帆梦也在力发摩托车的旧址中悄然启航。

(当然“轰达”是不能直接写在明面上的)

1996年市面上不仅有力发和力帆,你还能买到力帆-轰达。

力帆-轰达最牛逼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商标与发动机边盖,咋说呢,这可能是即嘉陵本田和五羊本田之后,看起来最像合资本田的企业了,这也为力帆的销量助了一臂之力。

此刻的尹老可谓春风得意,创业第五年资产便向着亿元靠拢,可尹老还在前进。

1997年的重庆发生了几件大事。

1、山城棒棒军开播,作为川渝地区的经典影视作品,现在我还喜欢去某音看看它的剪辑版。

2、重庆荣升直辖市,经济与待遇发生重大变化。

3、国家总理李鹏前往重庆轰达研究院做客参观,力帆-轰达声名远扬。

1997年,国家总理李鹏在重庆市委书记张德邻、市长蒲海清、市人大主任王云龙等领导陪同下,前往重庆市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视察。有意思的是作为轰达研究院院长的尹老自己写了一篇文章,并投稿到当时的部分摩托车杂志上,属实是把老总营销玩明白了。

除了写文章外,尹老还获取了多项发明专利,虽然我不知道尹老有没有亲身加入研发过程,但在知网上,尹老的名字确实挂在了专利申请人的边上。

发动机技术的领先让力帆-轰达尝到了甜头,总理的莅临也让力帆-轰达满面红光,年入亿元的生意没理由停滞不前!

在1997年后,力帆-轰达对研发加大比重,并相继推出了250cc V双发动机、400cc V双发动机、以及150cc水冷机等各式各样的发动机,同时每隔一年力帆还会对老发动机进行外观改良,为的就是给市场以新鲜感。据力帆-轰达的老员工描述,当年的发动机销售供不应求,甚至都需要包机卖往海外市场。

如果用颜色来描述1997年,那么对于重庆摩帮来说它一定是金色的。

1997年香港回归。

1997年改革开放。

1997年鑫源建厂。

1997年重庆摩帮准备挥师南方。

随着对外政策的转变,出口摩托车也变得更加容易,以力帆-轰达、隆鑫、宗申为首的民营摩企新势力准备加入东南亚这个新兴战场。

1998年10月,随着外贸部出台政策允许民营企业申请进出口经营权,重庆摩帮便如饿狼捕食一样杀入出口市场,而此时的本田、铃木、雅马哈,在东南亚市场就像待宰的羔羊。这不是我说的浮夸,而是因为他们太“贵”了。

一台正经本田在东南亚国家的售价至少要在1000~2000美元以上,而在东南亚组装的国产摩托最低只需600多美元,就这样,出口组装车的利润还是比国内零售的利润高两倍以上。

东南亚人民看到这价格,这品质,他们也迷糊啊!

(尤其是力帆-轰达牌摩托车,外销很占优势)

两年间,重庆摩帮横扫东南亚市场,所谓一招鲜吃遍天,凭借重庆完善的摩托车配套产业,国产车在价格方面完胜日系品牌。

虽然初次对外出口大获全胜,但一场新的危机已经在中国摩托车市场酝酿。

自1998年开始,国内摩托车消费日渐疲软,中国即将加入WTO的消息并未激起市场的消费欲望,而层出不穷的禁摩令可是对老百姓真真切切产生影响,广州、东莞、佛山等沿海发达城市相继禁摩,禁摩令下谁能产生购买欲望?

同期摩托车行业产能又很旺盛,我国有上百家摩托车工厂,可除了主流厂家的产品外,其他厂家多少有些滞销的情况,我们以被力帆-轰达分走蛋糕的国营厂举例,而国营厂的产能却没有随着市场份额的缩紧而降低(原因你也懂)。

那么供给增大,需求减少,继而会发生什么情况?

库存需要倾销,资金需要回笼,对,打价格战了!

从嘉陵降价,群雄让利;

至摩托商战,越打越热;

再到对摩托车价格战产生理性思辨,时间已经到了1999年年底。

价格战最直观的结果就是令摩托车销量短时间极速攀升,但随着价格战的结束,销量又会回到之前的模样。

该买车的都买完了,摩托车的换手率又不会太高。

虽然大家都在打价格战,但是力帆-轰达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在友商对内大展拳脚的时候,力帆-轰达早就跑到海外进行扩展。1999年年底,力帆-轰达早已在伊朗、南非等地新建组装厂,不跟国内同行抢饭吃。

尹老当时对自己的要求是这样的:每年拿出1/3的时间至少跑10个国家,而且只要跑得动,就会一直跑下去。

而且我们来看看力帆当时的摩托车吧——1999年力帆推出了LF250,外观设计纯正巡航,实际排量248cc的风冷V2发动机能提供17kw的最大功率,以及22nm的最大扭矩,发动机参数和外观都很像雅马哈XV250,论数据也不比现在的V16差,和力帆有关的一切都好着呢。

但我猜尹老也没想到,国内摩企会把价格战这把火烧到东南亚去。

1999年的东南亚,尤其是越南,基本上可以称为重庆摩帮的后花园,每年百万美金的外汇赚着,生活简直不要太滋润!可是随着国内摩托车销量的下降,许多小厂家也要谋出路、求发展,此刻的大家只能把目光移向距离中国最近的地方。

2000年开始,越南杀疯了。

越南原本是力帆-轰达的天下,但是在2000年后,这个东南亚小国家突然涌入70多个摩托车品牌,这些品牌大部分来自中国重庆。中国市场的萎靡迫使大家来海外淘金,而淘金客撞在一起的场面就像是即将散场的早市一样——你5块,我4块,我4块,你3块……大家互相降价毫无章法,只要没到利润最低点,我就可以一降再降。

此时的越南摩托车市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小厂不讲武德,大厂也被迫加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当价格战达到白热化时,你在越南买摩托车甚至比在重庆买还要便宜,你说可笑不可笑?

后花园失火的力帆-轰达自然怒火中烧,可此时的力帆-轰达还有另外一件要紧事需要头疼,本田正在中国严查假冒HONDA商标的企业。

用屁股想也知道力帆-轰达的轰达活不了多久了!

于是在本田找上门之前,尹老已经将“力帆-轰达”更名为“力帆实业”,虽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但同时力帆还有两个问题亟待解决。

1、如何恢复力帆在国内的知名度?毕竟离开了轰达;

2、如何恢复力帆在东南亚的知名度?毕竟离开了轰达。

作为生意人的尹老很快便想到了对策,他想到了一条非常牛逼的路线来凸显品牌的价值与名气,那就是赞助足球队,还是国内顶级的足球队。

2000年8月19日,力帆斥资5580万,从寰岛集团手中买断重庆寰岛红岩俱乐部的所有权,并且在十月份追加9000万元资金,投入到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的后续建设,此举直接让力帆登顶国民级品牌。

在2000年的中国,没什么比足球队更加吸引人了,那时的中国足球仍然充满希望。

国内问题解决了,尹老还得处理越南的问题。作为重庆摩帮在东南亚的桥头堡,脱离轰达的力帆必须重新被越南群众认可才行,以前越南群众买力帆更多是因为被“Hongda”给忽悠了,那如今没有“Hongda”的力帆该咋办?

具有大智慧的尹老想了个好办法,还得是中国足球啊!

2001年力帆球队高价挖来了越南的当红球星黎玄德,作为越南最家喻户晓的足球先生,他的加盟让力帆在越南群众的印象中瞬间变得高大上。该说不说,2000年的中国足球还是比越南强很多的。

除了足球外,力帆还为不喜欢足球的越南群众组织了另一项线下推广活动,那就是力帆摩托飞跃越南母亲河——红河,这件事的意义就和柯受良飞跃黄河一样,既能鼓舞人心,又能为品牌争光。

虽然力帆在越南努力提升着品牌形象,但是对于整个大环境来说,它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杯水车薪。当时的重庆摩帮已经杀疯了,大企业相对还能克制,可小企业为了尽可能地实现扩张,只能以更次的配件、更低的价格为卖点,这种扭曲的价格内卷导致用户体验下降,最后搞臭了全部中国摩托车厂商。

举个例子,如果此时此刻我和你说印度恒河有美食,你大概率是不信的,因为你看到的、听到的恒河就是下图中这样。

2001~2005年在越南的中国摩托车,约等于你现在所以为的恒河,潜意识里的东西是很难改变的。

当然宗申在对外价格战中还硬气过一次,这事儿有机会再和大家仔细讲。

最终于2005年,重庆市政府都看不下去摩帮的自相残杀,遂组织多家摩企调停价格战,重庆摩帮在越南的屈辱历史才告一段落,但是大家的市场占有率已经回不到1998年了,尹老在调停会场痛心疾首道:“万般产品无俏货,中国摩托用秤称”。

雪上加霜的是越南政府此时也对进口摩托车的税率进行了调整,零配件税率几乎翻了一倍,除非你在越南建厂,否则就得缴纳高额税款,此举更是将许多国内小型摩企拒之门外。

始于政策,终于内卷+政策,重庆摩帮的海外争霸梦——完结了。

对于海外市场的失利,我相信尹老是早有遇见的,所以我们不妨看看摩帮在越南厮杀时,力帆又在国内干着什么?

2001年,力帆成为重庆第一家税金过亿的企业,这件事坚定了尹老对外扩张的决心。

2002年,力帆组织车队驾驶LF150GY成功攀登海拔6187米的尼泊尔Pajoma峰,创造了世界摩托车攀登极限运动的新纪录,为国内和国外市场做足宣传和营销,这样的辉煌事迹后来咱们想看都看不到了。

2002年,力帆推出子品牌轰轰烈,但我感觉力帆也没想明白轰轰烈的定位,走钢丝穿越大渡河也是为了积累名气,目的就是卖车!大卖!

可此时的摩托车市场已经乱套了,大家野蛮生长,明星代言更是层出不穷,颇有一股只要卷不死,就往死里卷的气势。以此为背景,力帆开始谋划进入汽车行业,不和大家玩了,我力帆摊牌了!

时至今日,重庆仍被人称为“摩都”,因为相关产业实在是太发达了。但对于大佬而言,他们希望重庆变为汽都,汽车之都,因为大家实在是不想内卷下去了。

2003年,力帆正式进军汽车行业,有政策的扶持与力帆的机遇,尹老凭借这步棋成功让力帆做大做强。在投资汽车的同时,力帆在摩托车上也一直没闲着。

大家猜猜哪家企业在2003年就已经掌握摩托车电喷技术了?

是力帆啊,力帆自2001年起就已经开始研究摩托车电喷技术了。

大家猜猜哪家企业在2004年申请的专利数量位居全国第一?

还是力帆吗?

不是,是华为啦!不过力帆紧随其后,2004年力帆申请的专利数量位居全国第二,行业第一。

当然2004年的力帆也因为之前的商标侵权,被本田索赔2500多万。力帆虽然输了官司,但最后只赔付了本田100来万,想想还是很划算的,毕竟用了“Hongda”之名这么些年。

虽然2004年后尹老的工作重心从摩托车移向了汽车和政治方面,但力帆在摩托车方面也没有混吃等死,反而还有些神秘的产出。

2005年力帆推出大型踏板车LF250T,官方称谓叫“船王”,发动机缸径*行程为72*60,最大功率12.5kw,最大扭矩17.6nm,这玩意儿从内到外都和本田的船王特别像。

(本田80-90年代的船王)

还是2005年,力帆又推出了一台至今都让我难以忘怀,但却买不到的巡航车——YAMAHA XV400……哦不对,是力帆自己的LF400。

LF400搭载的是一台70°角的400cc风冷风V2发动机,最大功率24kw,最大扭矩28nm,标配轴传动,虽然参数略逊色于雅马哈,可是不知为何,这玩意儿不对国内销售。

LF400巡航车)

(90年代的雅马哈XV400)

除了上面这两台大排摩托外,力帆剩下的产品都是小排量通路型。这些车你一看就能认识,

比如力帆忍者,我相信你更喜欢叫它风暴太子。

再比如力帆豪影,当时的车都长这样,这没啥好说的。

再比如力帆LF125-7K,GZ125?你安能辨我是雄雌?

所以整个2004~2008年间,力帆摩托车和汽车一样,都是走的逆向路线,以现在的角度看,大家可能会骂它垃圾,不思进取,但是放在以前,只要力帆能把质量搞好,让大家有得买,有的玩,那么它逆向与否,真正的消费者们其实并不关心。

2008年力帆正式推出新口号,力帆摩托喜生活!

当然这口号我觉得只是喊着玩儿的,因为2008年中国举办奥运会,喜悦之情围绕在每个人脸上,“喜”字对于商人来说就是2008年最好的写照,不过尹老真正的目的是上市,以喜字让群众更接受力帆。

2010年,力帆上市了。

下海经商18载,

昔日尹汉已成翁。

家族财富破百亿,

隐居重庆山城中。

在成为上市企业之后,力帆又做了一件让人吃惊的事情,它把奥古斯塔引入了国内。

2011年,力帆与奥古斯塔签约战略合作,当时反正说的是全方位合作,营销、技术啥的多维度学习,但是结果我们也知道了,反正终端市场啥也没见着。

不过在2011年,群众还是普遍相信力帆必有大作为,因为此时的力帆可是上市企业,身价过百亿,尹老没理由糊弄大家。

但事实证明,还是消费者太天真了。

2011年的摩托车行业分外热闹,小排量有GW250引领辉煌,大排量则有春风650、嘉陵650、贝纳利600以及隆鑫650撑场。但是我国的大排量发动机不止这些,因为力帆也有台600cc四缸发动机,搭载这台发动机的摩托车还在2011年拿了个设计金奖。

这台发动机就是传说中,国内摩企所持有的第二台四缸机,源自力帆的四缸机。

那么这台车量产了吗?没有!

事实上自2011年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得到过与这台车有关的任何消息,发动机制造也音讯全无,力帆的大排车型计划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道是被人威胁了,还是原本就没打算上场。

但是群众还是对力帆抱有期望,毕竟这是力帆啊,上市企业,身价上百亿,大家还是坚信力帆会给中国摩托车带来辉煌。

虽然此时力帆在摩托车上的主打产品还是LF250-P、V缸诱惑、V缸街车,以及小众MINI和大部通路车。

或许是自知牛逼吹的有点大,必须得做点实事来平衡一下,于是就有了力帆KP150。这是近些年国产小排量车型中,较为牛逼的150cc摩托车。或许你对力帆并不熟悉,但也应该听说过这么一回事——

KP战幻影,力帆胜本田!

2012年,力帆在上海发布了一款名为KP150的摩托车,该车搭载了一台实际排量为149cc的水冷发动机,5速变速箱,最大功率9kw,最大扭力13.5nm。其实单看参数,力帆已经略微超越当年的一代神车本田幻影。

但是真正让KP150封神的操作,还是这台车在CRRC的表现(全国公路摩托车锦标赛)。

从2012年9月开始,改装过的KP150就已经频繁现身CRRC赛场,之前参加过CRRC的车型有春风150、豪爵150、新感觉150,以及本田幻影150。

这其中以本田幻影的性能最佳,因为在幼兽王车队的陪伴下,本田幻影150在2011~2012年间多次打破国内赛车场记录,创造出新的单圈最快成绩,而赛事成绩就是对车辆性能的最佳证明。

但是在2013~2015年间,和本田结有孽缘的KP150拿下了CRRC年度总冠军,本田的性能神话终于被力帆斩于马下!虽然这只是个150cc级的比赛,但这毕竟是CRRC,对于力帆来说已经足够牛逼了!战胜本田的事迹让力帆的KP系列在2013年后异军突起,

也可以说在汽车销量不给力的时候,是KP系列摩托车给了力帆一定的希望和勇气。

于是在2014年,力帆推出了KPR150,用现在的话说,这也是一台具备赛道血统的摩托车,虽然它的民用版和赛道确实没啥关系,不过并不耽误KPR150再次获得2014年CRRC的团体总冠军以及个人亚军。

2015年,力帆再次凭借这台150cc发动机推出KPMINI,并参加CMBC中国摩托车场地锦标赛,结果大家也知道了,力帆不负众望再次夺冠,

夺冠造就了力帆的高光时刻,而这些时刻都离不开力帆这台150cc发动机,说到底这还是力帆和轰达之间的孽缘啊。

虽然赛事上一片大好,销量上也不让人发愁,但力帆仍然坚持摩托车缓步发展的政策,2016年才发布KPT200,2017年发布V16(250cc),2018年发布KP250,2019年发布KP350……此后力帆的摩托车事业便止步于350,未能再次大步向前进。

可惜。

可惜KP350在决策上出现了纰漏,性能不突出,价格不便宜,350cc的双缸发动机在功率上甚至都没和单缸机拉开距离,在以玩乐为主旋律的市场,这样一台街车必死无疑。

可惜力帆的ADV始终没能上场,国产中排ADV崛起,力帆连P都没吃上。可是往好了想,如果力帆450上场,群众却不认可,那不是更加凄凉?

可惜力帆巡航车卖得好,却没把仿造的XV400拉上战场,不知道是怕大家买不起?怕群众看不起?还是怕雅马哈会送它一张传票,让力帆雪上加霜?

可惜2019年后的力帆确实不好过了。

但力帆不好过的重点主要还是在于汽车,要原创没原创,要质量没质量,要销量没销量,新能源也没造起来,前期不仅骗补被罚,后期更是因为质量问题被人起诉,确实是倒霉到家了。

(2019年年底,力帆股价都不到1块钱了)

2019年,尹明善先生已经80岁,即便他还想做什么,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后续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力帆的汽车部门被吉利接盘,摩托车部门再次成为力帆唯一的依靠。一切仿佛又回到了1992年的傍晚,不过此时的尹老早已不再彷徨,交税都交了那么多亿,就算力帆全部破产又有何妨?尹老只是舍不得这些员工罢了。

在认清事实之后,力帆摩托车部门也展开了自救计划。简而言之就是抓住机遇做产品,同时外练发动机,内练品牌力。

2019年力帆抓住跨界踏板的机遇,率先推出ADV踏板KPV150,虽然第一批车调教和质量都算不得上乘,可是13280元起的售价让这台小东西在国内国外都受到了欢迎。

在发动机方面,力帆也和意大利OIM达成合作,联合研发设计600cc踏板车和跨骑车发动机,虽然直到现在研发成果仍未展示,说实话我也搞不清这到底是不是烟雾弹,但还是真心希望力帆能有一些牛逼的发动机问世。

在品牌力方面力帆其实没啥能做的了,早年间的名望都包含在“力帆”二字中,可是大排量车型的销售失利仿佛又在告诉力帆:你这个牌子不够年轻时尚、玩乐型消费者不认可你……力帆该咋办?

启用子品牌似乎是一个好办法。

然而“轰轰烈”肯定是不能用了,因为它一开始走的高端路线只是力帆自认为的高端,可说到底还是和通路车一样,透着一股村炮气息。因此力帆需要一个更加年轻、更加激进、更加符合消费者需求的子品牌。

派方因此而生。

我不知道这是哪个鬼才的想法,但是就品牌来说,“派方”这个寓意很好,意味着无限循环,意味着无限可能。

当然派方的新车也是这样,至少给了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目前派方共有四款新车,分别是看起来就不能带人的踏板车——引力,以及看起来极不常见的巡航车——星舰,这两台车构成了派方摩托的第一梯队。

13999~14999

(24800~27800元)

说实话,当我看到这两台车后整个人先是一愣,不确定这么先进的风格能否被年轻人接受,可转念一想其实这也无妨,目前的运动踏板除了意塔杰特外,也就引力还有这种奇特的模样,如果操控和动力对得起价格,倒也不用发愁销量。

而星舰这种休旅车型乍一看确实很丑,可在2万元这个价位,你还能买到哪些双缸的公路休旅车?怕是一台也买不到。

没有竞品就是派方最大的底气。

而且除了上述新品,派方还存有两枚重磅炸弹,以及一枚股票烟雾弹。

重磅炸弹指的是极具机甲风格的650cc水冷街车泰坦650,以及号称“国产金翼”的V缸星舰6。这两台车的发动机有可能来源于力帆与OMI的合作,也可能源于高金动力,但无论结果如何,这两台车的定位在目前的市场份额中都没有竞品,还是那句话,只要质量不拉跨,这些车都值得我们期待。

至于新能源,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来不便宜的电摩,在目前这个时代背景下,大概率是用来为企业增加噱头的产物,有车就代表企业在研发新能源,企业有研发新能源的意向,投资报告中就能对这部分内容进行重点描写,继而达到增加投资者信心的作用,对于我们普通消费者来说,大家看看就行。

总结:

其实没啥好总结的,曾经的力帆是心怀轰达梦的汽车大王,如今却只能退居派方,蚕食摩托车的细分市场,这故事多少有些凄凉。但是从派方全新的产品策略,以及定价上,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它的转变与上进。

曾经的力帆死于质量和抄袭,它从抄袭上尝到了甜头确实不假,以前的消费者也对抄袭很宽容,因为大家都是从无到有,谁也不比谁高一头。问题在于靠抄袭起家的力帆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原创的可贵,因为原创是一种习惯,而抄袭也是一种习惯,但前者赋予企业动力,后者则会使企业失去创造力。更别说抄袭成瘾的力帆还不敢投入那些经典产品,错失市场先机。

好在如今的派方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局面,至少有心意,至少有设计,希望派方内部还能出现一位像尹老一样的人物,为国内摩托车圈子带来一股全新的风气,别让派方也走上力帆曾经的老路。

作为看客,或者力帆的老车主,您对派方又有哪些看法和期望?欢迎来评论区留言,我们一起交流探讨。



发表评论

一键登录:QQ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录 | 注册 发帖

网友评论

网友发表的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1条评论
1楼nihaosb 发表于 09月18日 05:04

讨债公司/蓝月传奇辅助/蓝月辅助

登录摩托欧耶

用以下帐号快速登录:
摩托欧耶帐号登录
还没有摩托欧耶帐号?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扫描关注摩托欧耶微信
开启每日掌上精彩

意见反馈

您的邮箱:
意见建议: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