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赛事 > 中国摩托车手用事实证明非厂商车队也能完赛达喀尔

中国摩托车手用事实证明非厂商车队也能完赛达喀尔

达喀尔拉力赛,这个地球上最危险、最艰苦的顶级汽摩运动,因其突破人车极限的挑战性和残酷性,而成为车迷和越野爱好者心目中的圣地麦加。

本届的达喀尔拉力赛共途经三个南美国家——秘鲁、玻利维亚、阿根廷,被参赛车手和媒体誉为达喀尔自移师南美之后史上最难一届比赛,退赛率之高和强手老将折戳沉沙足以侧证本届艰辛,连卫冕呼声最高的KTM车队桑德兰也未能幸免。

2018年1月20日,第四十届达喀尔拉力赛在阿根廷科尔多瓦落下帷幕,摩托车组含金量最高的总冠军奖牌毫无悬念地被雄霸达喀尔摩托车组冠军宝座17载的KTM车队奥地利车手沃克尔收入囊中;代表大明矿业星之队出征的116号车手赵宏毅顺利完赛,令他成为本届唯一完赛的中国车手。

以往参赛达喀尔的中国摩托车手均为厂商车队,作为达喀尔上首个中国非厂商组建的摩托车俱乐部车队,赵宏毅的完赛更具里程碑的意义,这成绩迟到了一年。

2018达喀尔中国车手赵宏毅、张敏专访

大明矿业星之队总成绩:
17号西班牙车手阿曼达完赛,总成绩第14名;
116号中国车手赵宏毅完赛,总成绩第74名;
117号中国车手张敏退赛。

因赛车机械故障于第十赛段第一个PC点(车手计时打卡点)后失去成绩,张敏未能参加第十一赛段发车,以四个赛段之差与完赛梦想失之交臂,而退赛前他的总成绩一直在往前攀升,已经位居第72名。每年抱憾达喀尔的高手不止一两位,连续两年退赛挫折是否会击沉这位云南实力悍将的斗志?成为中国军团仅存独苗的完赛车手赵宏毅又是如何面对圆梦达喀尔的喜悦与队友的失落不甘?

2018年1月29日,摩托欧耶对两位达喀尔上的中国摩托车手赵宏毅、张敏进行了专访,随他们一起去触摸和分享达喀尔的震撼与冒险,真实和美好。

Q1:大家公认这届达喀尔是移师南美的史上最难一届,当你们体验完全程之后,觉得真实的达喀尔和传说中的达喀尔一样吗? 

赵宏毅:

今年达喀尔的特点是以沙子为主,今年回到了秘鲁的沙漠,一边是海、一边是沙漠,有时大沙山翻完过来之后是一片海洋,很震撼!这是它美丽的一面,它魔鬼的另一面则是,今年是我参加这么多比赛以来难度最大的,遇到最大的坡、最大的沙山。开始我们会认为是前几天的沙漠赛段熬过去之后就容易了,但是达喀尔不是这样的,达喀尔是今天难,明天比今天更难,后天比明天更难。

张敏:

从退赛车手里就能看出来,今年是退赛最多的一届,几乎每天、每个赛段都会有人退赛。不是说你挺过了第七赛段或者第八赛段就OK,它不是这样的,一直到最后第十三赛段难度还在增加。最难的地方过了,你还能保持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能完赛,这点很重要。可能只有到最后一个赛段,赛道难度可能相对较低一些,首先因为车手们都已经拼搏了十几天,该退赛的已经退了,其次就算没退赛的心态相对都是比较平和的,不会盲目地去争取速度或名次,就想完成比赛。

Q2:上一届的挫折和经历,是否给你们这届参赛带来有益的帮助?

赵宏

说实话,我觉得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来去回忆这件事情的话,你的心里会舒服很多。我们很感谢上一届参赛的经历,我至少站在了达喀尔的大门那里,我可以看一看这门里面是什么。虽然我们经历的很……小齐哥(任贤齐)跟我说:“宏毅你别去想那些事情了,你都把那些事情忘掉吧,要不然会对于你的精神状态会起不好的作用。”事情已经发生了,其实过去就过去了,对吗?我们还是很感谢有机会能让我们去那里,去看一看达喀尔到底是怎么回事。

Q3:当张敏第十赛段不能再参加发车(退赛后),对你的影响大不大?有多大?

赵宏

你突然会觉得特别孤独,心里一下就没有底了。前十个赛段无论我们俩是在一起跑,还是中间离的比较远,但是你至少都觉得你有一个战友在这个赛段里,心里的这个预期和心理准备是不一样的。张敏退赛之后我虽然很孤独,但是特别感动,他变成了我的后勤。其实那个时候也有压力,怎么也得把比赛跑完,想尽所有的办法让自己完成这个目标。


退赛后的张敏甘做队友赵宏毅的全职后勤。

Q4: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完赛时的心情吗?

赵宏

那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去表达。

张敏:

我的退赛对他多少还是有一点影响,因为我俩简单的聊过,包括我跟他说过“我退了,你不能退!”那个时候都十一、二赛段了,再坚持一下就到终点了。可能完赛后他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Q5:从去年的出师不利到今年的完赛和总成绩第74名,你们个人从中收获到了些什么? 

赵宏

既然是比赛嘛,多多少少都会对名次有一个目标。张敏就对我说,第六十名、七十名和八十名有什么区别?他说“我觉得没什么区别。”后来我觉得这话挺深刻的。除了前二十、前四十,剩下的有什么区别吗?其实没什么区别。但是,对于你自己来讲这样一个经历是完全不同的。环塔是环塔,达喀尔是达喀尔,是在两种不同的比赛节奏,在两种不同的环境里,我们一同去经历一些事情,给你留下的这种经历,打动你,触动你的。所以,真的是一个美好的经历,当然我们很幸运。

张敏:

刚开始的前几个赛段车手们还是互相比拼的状态,你快我也要快。到了最后几个赛段大家好像有点“抱团”了,齐心合力——虽然我们是同场竞技的对手,我也不想把他落下,他也不想把我落下,大家都希望能抱着团一起跑到终点。

Q6:张敏的赛车发生了什么故障导致退赛?

张敏:

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推断可能是气门出了问题。气门弹簧或者气门杆断了以后漏气了;也有可能是发动机进沙子了,因为那几天尘土比较大,因为可能是有磨损了,这只是我们的推断。当时比赛还要继续,两个马拉松赛段把车拉回来以后,后勤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宏毅和阿曼达第二天还要比赛,也就没有就地把发动机打开来维修,因为根据比赛规则,即使打开修好了,发车时间错过了也得退赛,所以就把我的那台车先放下过后处理。

赵宏

马拉松赛段最大困难是沙子和高温,像阿曼达的脚都烫出泡了,发动机缸头的橡胶垫都已经化了。

Q7:张敏第十一赛段不能再参加发车之后,只能看着赵宏毅继续跑,张敏的心理上有什么变化?

张敏:

有点小失落。第十一赛段我起床后送宏毅去发车的时候挺正常的,等到一个人回到帐篷里,听着外面摩托车一辆辆去发车去了,那个时候心里挺复杂的。离比赛结束就剩三天了,都到第十赛段了,怎么这时候出这事儿。这也许是一个最好的安排,有点小遗憾挺好。

Q8:张敏对自己这届达喀尔之征满意吗?对队友的成绩满意吗?

张敏:

满意,都非常满意!我退赛以后就希望宏毅能完赛。首先我们俩是一个车队,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俩是一起去实现我们共同的梦想。过了十一赛段以后,我就特别希望他不要有任何问题,希望他能跑完。那时我就像变成他的一个粉丝一样,随时在达喀尔官方APP里关注他的动态。

Q9:张敏拿着国旗坐在赵宏毅的摩托车一起到达收车台,当时是什么样的感受?你们之前好像也骑一辆赛车上过收车台?

张敏:

我说实话跟自己完赛一样的高兴。

赵宏

2014年的环塔上,敏哥脚摔伤了,我骑车驮着他一起上的收车台。在这点上达喀尔是比较人性化的,那是一个大party,不需要有那么严格的要求,最严格的要求是治安,是规矩。但是你要是享受这个party,没有人会去管那么多。自从他拿着国旗坐在我后座进场之后,后面所有的车手们都开始这样做了,也没有任何人阻止。可能这就是官方的一个态度吧——让每个人去享受这一刻的到来,把快乐分享给每一个人……我们俩可能换了一种方式一起到了终点。


达喀尔不仅仅是一项运动,一种信仰,同时也是一场世界各国车手的聚会和狂欢。

Q10:如果满分是100分,你们给第四十届达喀尔中的自己打多少分?

赵宏

说实话,自己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例如比赛经验和节奏的把握上。我给我们大明矿业星之队打100分。首先特别感谢车队能支持我们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完成梦想,并且我们的整个团队像家人一样,没有任何生疏感,很融洽。


装潢氨基酸等补给的水袋出口被高原山上的低温堵死。


大明矿业星之队的后勤保障车。

Q11:大明矿业车队的许总说,想在哈密五堡镇培养出一位达喀尔冠军,你们觉得这个目标能实现吗?

赵宏

当然!我们去达喀尔参赛就像取经一样,我们把自己的参赛经验带回来分享给更多的人,从小培养车手,一定是有机会的。因为摩托车运动其实就是小肌肉群运动,我们亚洲人是没问题的。

Q12:从2003年首次国人首次参加达喀尔至今,中国车手一直在不断进步,你们认为这期间中国车手做了哪些努力与付出?

赵宏

其实我们能在达喀尔上有一定的基础,最应该要感谢的是环塔拉力赛。这些年里面我们中国车手发生的变化,其实是源于我们国内赛事的举办。环塔的水平也在提高,在我们参加过环塔之后,你多少会在比赛的掌控、节奏、经验上有一定的基础,你才可以有机会去面对和应付达喀尔这样的高级别赛事!

张敏:

根据达喀尔的经验来说,如果你没有经历过国内这些赛事,没有了解过拉力赛的话,想完成几乎是不可能的。你有再好的体能,再好的车辆,再好的技术都不行,因为国内的比赛拿环塔来说,流程、规则是比较接近达喀尔的,包括路书的制作等。对于达喀尔的路书,当然我们可能还有理解的不够的地方,但是由于在国内之前接触过路书,对于达喀尔路书里的内容大部分还是能够理解的,可以做出自己的分析和判断。如果你没有之前的这些基础的话,想完成几乎是不可能的。

Q13:今年大明矿业星之队的成功完赛,也许会给更多中国车手带来参与达喀尔的信心和激励,你们对他们有什么想说的话?

赵宏

先在国内的比赛里试试水,积累经验,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你才有机会去完成达喀尔。

Q14:明年你们还会继续参加达喀尔吗?

赵宏

必须参加,今年我们有点小遗憾,但是明年还要继续比呀!现在把这件事情说的这么确定可能还有点早,但是当时我对张敏说:“小敏哥你放心,我一定要陪你,咱们再来一次,可能不止一次,还会多来两次!”


Q15:咱们中国的俱乐部车队和厂队相比,在硬件或软件方面有什么不同?

赵宏

肯定是有区别的,在赛车上就有区别。厂队的赛车不是市售版,就说避震器,它是根据不同车手的体重和驾驶习惯量身定制的,他们的避震器不惜成本,没有说一款避震器是给市场通用的;发动机也是根据每个人的驾驶特点量身定制的,我们的发动机上有编号吗?而他们的编号就是车手的名字,就是在赛事规则之内,他们用的是最好的。

Q16:目前中国摩托车手的拉力水平也在逐渐提高,但是和国外车手仍有差距,你们如何看待这种差距?

赵宏

一是整个赛车的环境,二是对于整个赛车运动的理解。我们俩在达喀尔看了好多老车手,他们真的不是为了成绩,更多的是一种体验吧。这方面真的不一样,需要你在达喀尔环境里摸爬滚打,需要这样的一个氛围!包括整个后勤团队都完全不同,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学习和培养的。中国现在有这么多的玩越野车的朋友,但是场地、耐力、拉力……还是像术业有专攻一样,它的着力点和发力点不一样。



达喀尔车手营地。

Q17:你们觉得从哪方面入手可以把中国的拉力比赛或者越野比赛给搞起来?

张敏:

有一个大的比赛环境,举办更多的赛事。中国从我们那一代开始,包括禁限摩也好,或是父母长辈的观点也好,其实现在大部分家长还是对孩子玩车持反对意见。当然等你上高中上大学后可以自主一些,可以自己存些钱去买个车,父母可能想控制也不一定控制的住,但是真正从这个时候来说……可能就有点晚了。和国外相比,人家从小就开始培养,就像我们打乒乓球一样,上一、二年级弄个球桌,啪啪都能推几下了,我们从十五六岁开始才来跟人家学走路,那肯定没有从小走路走得好。主要还是这个大环境,就像你们所说像推个明星一样,让大家更多的曝光,从正面去认识这个事物,不像以前一样,一说骑摩托车的就是怎么飙车之类的差评,从车手本身要传递给公众正能量。

赵宏

其实大家现在也越玩越好了。从一开始大家就从玩水车的转变为正规玩车,你要合法,要给人营造一个好的正面的形象。现在咱们正在往那个方向走,从把它当成一种通勤的交通工具,变成一种娱乐方式。但这确实需要时间,也需要环境上的支持,别再折腾到把哪都给禁摩了,摩托车又有什么负面的新闻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争取,相信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下,下一代人可能会好很多。



几个月前在某车队发布会现场的赵宏毅。

去年摩博会的发布会现场遇到赵宏毅时我们曾问:“你还会再去参加达喀尔的比赛吗?”

他非常确定地表示:“会,我一定会再去参加达喀尔,那是我的梦想。一定要去,我们一定要证明中国人在世界级的比赛上至少有一席之地,而不是老外替我们去跑。我们是肯定要去的,不是替别人跑,是替自己,只能是替自己,对!”

“我们并不年轻了,对不对?还有一句话是:有梦想就赶紧去实现。时间不会等你,你以后哪有那么好的精神状态、身体条件?不见得会有。我等不了别人。别人会等我吗?我相信别人也不会等我。所以我们会去,也许在2018年1月就去。”

写在最后

自2003年开始中国人第一次驾车参加达喀尔,到2009年的陈建国、魏广辉骑车参赛,2011年苏文敏以第69名的成绩完赛,创造了中国摩托车车手至今以来最好的成绩……直到今年赵宏毅以第74名完赛,中国车手在达喀尔之路上从未放弃过努力。

以艰苦著称并且需要后勤团队有力保障的摩托车拉力赛,在目前中国注定还是小众的运动项目,但正是由于这些车手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为更多围观的我们诠释了一个梦想的真谛——人生的意义在于成为最优秀的你自己。

也许他们的努力能给国内摩友车迷起到很好的示范带动作用,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励志奋进的中国摩托车手出现在达喀尔的发车台上。



发表评论

一键登录:QQ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录 | 注册 发帖

网友评论

网友发表的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0条评论

登录摩托欧耶

用以下帐号快速登录:
摩托欧耶帐号登录
还没有摩托欧耶帐号?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扫描关注摩托欧耶微信
开启每日掌上精彩

意见反馈

您的邮箱:
意见建议: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