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高原真的是青藏高原吗?萨里尔高原又是谁? - 摩托欧耶 摩托欧耶-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摩旅 > 世界第一高原真的是青藏高原吗?萨里尔高原又是谁?

世界第一高原真的是青藏高原吗?萨里尔高原又是谁?



6月8日,“自由之旅”车队迎来又一段期待感爆棚的新征程,目标直指三国接壤的塔什库尔干,去世界最高国门——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这一天车队会逐渐攀上高原,出于安全考虑,清晨出发时全队都穿上了荧光气囊马甲后列阵开拔。

从喀什向西南方向驶出疏附县,“中巴友谊雪山路”的路牌赫然眼前。虽还未见雪山,但已开启无限的想象空间。

前年我们曾经推文介绍过这条又虐又美的摩旅路线《中国最惊险的公路不是川藏不是独库而是它》,当时便有近百位各地摩友加我微信,表示想要一起组团来跑。因此对于我们此行的每个人来说,这天都是摩旅生涯中一次崭新的历程。

对新疆本土的队友大山和肖建武来说,戈壁、雪山、湖泊、草原都并不陌生;对于来自四川的队友袁光和小龙来说,沿途的风景和藏区风光也并无太大差异;然而,通往国门之路则为当天的行动赋予了特殊的意义,还有传说中的高原雄鹰——塔吉克民族聚居的塔什库尔干,当然,也少不了柯尔克孜民族。

对我个人来说,此行等于是亲自去造访从小到大神往了一辈子的帕米尔高原。

受父亲影响,小时候跟着他看过好多遍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总听他弹唱片中的每一首歌,曲曲经典,带着西域的传奇和神秘,还有塔吉克民族对爱情的坚贞(阿米尔和古兰丹姆的故事应该是我这辈子看过的第一部爱情片)。


想象中当他俩老去的时候,或许就是这般和善慈祥模样吧。

《冰山上的来客》主题曲:(微信中嵌入以下4首歌)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李世荣&于淑荣-冰山上的雪莲(故事片《冰山上的来客》插曲)
李世荣-怀念战友(故事片《冰山上的来客》插曲)
李世荣-高原之歌(故事片《冰山上的来客》插曲)

这就是民乐的魅力,悠扬的民族韵律毫无粉饰造作,以父辈那个年代才有的纯朴味道告诉你,真正的艺术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借用队友黑仔铭的一句话说就是:那个年代的才叫歌,现在的都是鬼叫。

歌中所唱“欢乐被压在冰山下,啊~我的眼泪啊能冲平了萨里尔高原”的冰山就是我们当天要经过的慕士塔格冰川;而萨里尔高原,就是我们当天要驶上的帕米尔高原(Pamir)。


从地理上来说人们一直以来存在个误区,误以为世界最高的高原是青藏高原,其实不然。帕米尔在塔吉克语里意为“世界屋脊”,塔什库尔干意为“皇冠”或“戴皇冠者”,塔吉克人认为这里才是世界的最高地。

科学数据也告诉我们,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000~5000米,而帕米尔高原的平均海拔4000米-7700米。虽然青藏高原有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但是一个高原的高度绝不能只凭一个山峰来进行论断,而是由其平均高度来定。

所以,帕米尔高原才是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地带。这里是几大山脉的交会之地,有著名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公格尔峰(海拔7649米),在柯尔克孜语中有冰山之父美誉的慕士塔格山(海拔7509米)。

公格尔和慕士塔格周围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近百座,而海拔7000米以上的山峰也有50座左右,这样巨大的山顶和山峰均处于海拔4600~5200米的雪线以上。

回溯到汉朝,就是古丝路上赫赫有名的“葱岭”就是现今的帕米尔高原,因多野葱或山崖葱翠而得名,横跨塔吉克斯坦、中国和阿富汗,在当时是古丝绸之路上最为艰险和神秘的一段。

在海路尚未开通之前,帕米尔扼古代新疆通中亚和南亚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是东西之间来往交流的必经之路,丝路从这里越过而后向西通往西亚、南亚及欧洲各地。由于地势高寒,行旅艰险,沿途设置住宿和给养的驿站格外重要,于是我们在塔什见到了“石头城堡”。

古丝路南北两道到塔什库尔干汇至一点,也就是现在我们见到的这座石头城遗址,然后又在石头城再分为南北两道,去往中亚、南亚以及欧洲大陆等更远的地方。

所以塔什库尔干既是丝路东路的终点,又是丝路西路的起点。

车队出发后直取喀什西南方向300公里处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中国毗邻国家最多的县市(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同时也是中巴友谊公路的制高点。


喀什通往塔县途中的盖孜边境检查站旁静立着这家宁夏玛丽亚餐厅干净整洁,店主人几年前从宁夏过来。不聊不知道,他们这里根本没有蔬菜、不产蔬菜,于是菜全部从60公里外的喀什采购,每2天就要开车跑一个往返,所以墙上5元/碗米饭的价目表变得可以理解了。

一只高原上的小牛萌萌哒,貌似刚出生没多久吧?

纵使生于高寒,也要倾情怒放。

据观察,整个塔什地区的戈壁植被都是类似图中这种贴着地皮生长的多肉植物丛。


帕米尔高原在我国境内地区采取了十分严格的强制保护措施,因此我们在途中能够见到认不太准的某种鼠类在洞口外面吹风,对视,发呆,远眺,完全并不怕人。

为了拍摄慕士塔格峰全貌爬了一座山坡,忘情之下小跑上山,没一会儿就开始大喘,鼻子和咽喉像要冒火一样疼,才意识到这是在海拔4200米以上的高原。将动作放缓并喝了半瓶水以后症状立刻好转,摩友们初到此地不宜剧烈运动。

途经塔合曼湿地,塔吉克语意为“四面环山”,这里距塔吉克自治县仅十余公里路程了。如果给我一块背靠这样雪山、面向这样草原偷度余生的机会,赠送整座县城也不换。

前往慕士塔格的公路边就是白沙湖,停车合影时邂逅了从北京自驾汽车来新疆旅行的四位女游客。

可能我们车队的人在湖边整齐列阵实在是帅到一定新高度,吸引了她们主动上前和队员们打招呼,知道车队是从内地一路骑车进疆后,她们大呼“真棒!太酷了!你们简直太帅了!”

北京大妞的豪爽不是吹出来的,几位女士兴奋地爬上了队员的座骑,面向摄影师的镜头毫不怯场。

1号头车的马兄和红衣女郎效率非常高,在不到五分钟的交集中擦出神奇火花,分别时竟然当众上演了比熊大熊二还光头强的熊抱!

马哥只顾自嗨的炫耀行为,深深刺痛了全体队友的玻璃心,难忘白沙湖畔一起心碎成渣的那个下午。

吃独食绝非偶然,大家根本不应感到意外。无论跑到哪里,马哥从不控制右手,艳遇指数始终稳居全队最高直飙299km/h。不信请看,连加油站古丽都不放过。

如果你问马兄,为什么他的拥抱对象是红衣女生而不是另外三位?他想都不想就告诉你:“因为红衣服的那个女孩身材最好,到这个年龄身材还能保持得这么好很难得,所以我就是想和她抱一下。我觉得她和我是同一类型的,四个女人一起结伴自驾,开一辆车来这种地方,她们胆量很大,我就欣赏这样的人。”

马哥浑身上下充斥着不囿于世俗眼光约束的真性情,采访时他从来不酝酿,秒回当时那一刻他最真实的想法,这种直接、坦诚、不虚伪的特质能在行万里路的旅途中帮他与人更无障碍地沟通了解,所以他得到的见闻感受也更接近真实。

我们用何种方式对待这个世界,世界就回馈给我们同样的一切。

美好的时光总嫌短暂,依依挥别阳光照耀的塔什库尔干后,车队直接北上库车,去翻越以168个生命筑建的独库公路(关于这条公路的详细介绍请见我们的往期报导《独库公路 连接南北疆最险峻壮美的英雄之路》)。

这个初夏,让我们一起走进天山,走近美丽的巴音布鲁克。

帕米尔高原精彩回放



发表评论

一键登录:QQ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录 | 注册 发帖

网友评论

网友发表的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0条评论

登录摩托欧耶

用以下帐号快速登录:
摩托欧耶帐号登录
还没有摩托欧耶帐号?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扫描关注摩托欧耶微信
开启每日掌上精彩

意见反馈

您的邮箱:
意见建议: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