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赛事 > 环塔第七赛段挺进英吾斯塘 沙尘暴挽留赛车沙漠中过夜

环塔第七赛段挺进英吾斯塘 沙尘暴挽留赛车沙漠中过夜

多年来曾经最被老环塔和越野迷所称颂的南疆赛段英吾斯塘,曾在2005年至2008年连续四届赛事中启用,2011年又在往届近70公里的赛段增加到近140公里,更增加了赛段挑战难度。

那年,100多辆赛车发车出去,规定时间内完赛车辆仅20余辆,其余大部分沦陷沙海,无法在当日撤出赛道的赛车达到50多辆,救援工作持续两天两夜。汽车组和摩托车组两位历届冠军大将——徐伟瑜和苏文敏则在这个赛段双双折戟。

图片摄影:环塔拉力赛组委会新闻中心
天下胡子,阿玉,朱翊,舍利

随着环塔不得不暂别南疆,这里再也听不到引擎的轰鸣声,徒留一片沉寂,“魔鬼赛段”的诱惑与亢奋、挫折和遗憾,只偶尔回放于亲历车手们的追忆之中。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2016年英吾斯塘终于重新纳入环塔赛道版图,令本届参赛车手得以拥抱大漠,重温经典。在越野英豪的心目中,回归南疆的环塔,才是找回本真和灵魂的环塔!

本届环塔第七赛段(SS7)于5月24日清晨从且末县安迪尔拉开战幕,经过赛事前半程的艰辛磨难,以及摩托车组仅剩8位车手发车,冲向本届首个纯沙漠赛段,一头扎进茫茫沙海。

2016环塔第七赛段英吾斯塘发车


视频拍摄:中国汽车卫视 刁凡

始于凌晨的狂风携卷着沙尘在公路上漫延,早晨约8点左右,遮天蔽日的沙尘暴笼罩开始笼罩整个且末县,视线所及之处天地昏黄,前方能见度不足200米。这才叫真正的黄天厚土,凶悍之势令人为之恐惧,相比之下内地的扬尘天简直弱爆了。


上午由且末向于田转场的路上途经苏塘镇附近时,一辆后勤车深陷在路基下的沼泽中,挥手向我们求助。往陷车位置靠近的每一步都如同踩在海绵上,踏上去地面的沙土就颤巍巍地凹陷一下,我的脚一度险些拔不出来,足见英吾斯塘之巨大魔力。


第七赛段成绩表

本赛段,001号车手赫尔南迪斯再夺金头盔,领先第二名赵宏毅一小时之多,被010号车手陈振山形容为“太猛了,简直不是地球人!”

第五次参加环塔的新疆八钢佳域车队010号老将陈振山(大漠风)对这个赛段非常熟悉,在前一天赛歇日时提到,最担心的就是塘土(比沙子还要细的细土面),极易导致陷车,看着是黑土坑,一骑到那就栽进去,轮子卷起来的土会进到空滤里,非常毁车。

在这个赛段,一般进去20辆能出来5辆就不错,大部分在里面抱缸,都是因为细土面进到缸体里,高温把它炼成铁一样的渣子,瞬间拉缸,一会儿就冒着蓝烟抱死了,因此做好空滤防护是重中之重。

被他不幸而言中,回到营地的北新路桥007号车手周田疲惫不堪。本想借当天这一战把成绩往前追一下,奈何空滤进沙,两次停车更换空滤耽误了近一小时时间。作为车队仅存的摩托车手,沙漠赛段再次激发起满腔斗志,他改变了最初保存实力只求完赛的计划,开始向成绩冲刺。

自队友威利和苏文敏脱队之后,锁骨带伤、左肩韧带尚未接上的周田在上一赛段已经被陷车、翻车折磨得疲惫不堪,腰疼腿麻,臀部磨破,伤口粘在裤子上天天撕开,机械师李获涛不光负责帮他修车,还要负责“修人”,每天帮他揭掉伤疤,完全是靠意志力在撑,用他的话说“有瑞哈哈(法籍遇难机械师)的精神同在”。

然而在他最能够发挥优势的纯沙漠赛段,却战况不佳。早晨在发车点也遇到大家商议是否还正常发车比赛,但是既然决定参与到赛事其中,特别是在瑞哈哈罹难之后经过整夜斗争后仍决心继续比赛,就要把它坚持下去。细心者不难看出,在每天的赛道上,周田左臂始终系着那块黑色布条,颇增一抹悲壮色彩。

对于接下来的第八赛段,周田表示将会全力以赴,没有哪个车手不想追求好的成绩,赛场上的拼搏既是竞技同时也是一种精神,这是一场为自己、为车队、为已逝机械师瑞哈哈而战的比赛,跑出好的成绩才能完成那份心愿。


无独有偶,北部湾车队老将005号车手方明集也在本赛段跑得极为不顺,虽然2011年跑过这个赛段,但是拉力赛没有一天是重样的,即使你跑的是相同的路线,天气、路况也绝不相同,充满太多未知的变数。这个赛段老方显然较为失利,只能寄希望于后面几个赛段稳中求快,逐步追回前半程的优势地位。

红牛KTMR2R星之队的三位“荧光绿”很早完成当天的比赛回到于田营地,面对采访,002号云南车手张敏一脸轻松。“今天比2011年那次的英吾斯塘简单很多,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困难,而且今天可能把很多沙漠中很难跑的难度点都减去了,唯一影响就是沙尘有点大。”

这个赛段虽然完成得过于顺利,以至于张敏个人感觉有点失望,毕竟从2011年开始对英吾斯塘就是“那种”记忆的,做好了百分百的应对准备,但是当天突然觉得不是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对地狱的向往被现实的顺利给落空了,似乎太简单了。作为2011年为数不多的完赛车手,张敏认为当年的那个英吾斯塘才是英吾斯塘,本届的顺利简直令他有些不敢相信。

以往每次比赛总是缺少一点好运气的张敏,在这个设想超难的赛段中受到了好运特别的眷顾,对此他归纳为个人对胜利的一种渴望程度或许打动了冥冥天意,不过参加了这么多次的比赛之后,他对成绩的渴求不再象从前那么强烈,转而更注重这份参与和这段过程。

接下来的第八战,对于张敏来说是个全新的赛段,近年来他给自己制定的目标是无论快或慢,一定要在保证完赛的前提下再去稍微争取一下成绩,因此第八赛段将会是张敏漫长越野生涯中继续认识环塔、享受拉力的其中一天。

张敏被塘土面糊住的KTM空滤


003号车手赵宏毅第二次重跑这个赛段,其态度可以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来形容,缘于五年前英吾斯唐的记忆,几乎所有车手都因跑错路而进入到“白面灰”路段,但他正确地躲过这截周折,始终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路况感觉,直到这届才终于领教到“白面灰”的威力——果真艰难!跟在张敏后面跑,根本看不到他的人,只看到他扬起来的一团沙烟,就象一个沙土堆在前面高速移动着。

前半程象是对五年前的回味,但是沙漠路段仍然比较辛苦,由于强风和沙尘暴的干扰,对路况判断、参照物的认识都变得困难,平均时速不到40km,考验的是个人对路书、航向的判断,因此不停地校正航向以保证最低失误率,“荧光绿”车队果真开始发威。

经历了赛事前半程的种种考验,目前赵宏毅在心态上已不太会考虑之前赛段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前一天开始已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准备当天的英吾斯塘赛段,比赛结束时自认十分OK,已经拿到了第二天的路书,他整个思想已转换到刚刚抵达的于田营地,开始准备进入下一阶段的准备工作。

谈到已经完成的几个赛段,赵宏毅已经开始感到些许依依不舍:“一看竟然要第八个赛段了,紧接着面对第九、第十个……今年的环塔眼看又要结束了,经你这样一问我突然想了一下,其实今年的比赛开局并不顺利,今年的环塔也是经历最多的,前三天都是下雨,我第一天就因为泥泞把手肘扭伤了,导致在后几个赛段,特别是第三个长赛段的时候,全都是小的软沙和小的颠簸区域,就会感到特别的痛苦,没办法吃力,手脚的活动角度和吃力角度很小,基本前三个赛段我们和第一梯队的时间就被拉开了。”

其实赵宏毅和张敏在第二赛段跑得非常好,赫尔南迪斯(001号)更是第一个杀到终点(却发现时间卡意外丢失),而赵宏毅和张敏在冲过了一百公里上到快速平滩之后,张敏赛车的后轴螺丝跑掉,赵宏毅和李海平停下来一起帮他修车,耽误一个多小时,把人的心情、状态和节奏拉到低谷,之后则很难再找到兴奋点,因为成绩的低迷把人的预期也同时拉低。所幸在第四赛段开始他再逐步尝试把自己的状态重新调整好,面对熟悉的或陌生的赛段所带来的兴奋和新鲜感,一路跑到现在整体感觉还不错。

每一次的不同体验,对他的拉力赛历程来说都是一次成长,因此截止到目前他个人感觉十分嗨皮。但是对于第二天的全新赛段并且是松软沙漠路况,研究组委会对于这个280km的赛段最大给时定为12小时,相当于平均时速为23.3km,可想而知非常难,赵宏毅笑称在这样的给时条件下,如果实在骑不出来就推出来,推不出来就用绳子拉出来。

被赵宏毅和张敏尊称为“大师兄”的001号车手赫尔南德斯,为红牛KTMR2R星之队带来的种种训练及实战帮助,令他们深感得到进步。由于之前他仅在去年和星之队并肩参战过一次大越野,国内许多摩友对他尚感陌生,但是提起他的师父——曾经代表KTM车队征战达喀尔并屡获冠军殊荣的超级悍将科马,以及赫尔南德斯本人曾经取得的达喀尔摩托车组第9名战绩,则是他的最佳实力背书。

在英吾斯塘这个令环塔人所闻名色变却又不能忘怀的魔鬼赛段,小赫继续保持了绝对的领先优势,并将差距进一步拉大,从而获得“追风少年”美称。

小赫说,来到新疆参加这个和达喀尔非常接近的比赛,为他带来太多惊喜,在开赛的第一周,他感受到了雨水和寒冷,在湿滑路面的行车;第二周来到南疆,又感受到了炎热和风沙,对他来说是很好的经验和享受。

对于本次参赛环塔,小赫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勇夺冠军。只有拿到最好成绩,才对得起兄弟们给予他的帮助和付出,他认为这是对团队最好的回报,由于大家的专业和努力,能让他只做他该做的事情,其他的服务都有人替他做好,让他能好好休息并专心比赛本身,这个团队令他信心百倍。虽然比赛还未全部完成,但是和这样的团队合作,他对目标可以十分肯定。

在我以往采访过的几乎全部车手中,从未有人敢于声称“我要拿冠军!” 小赫是第一个直白大胆毫不含蓄的人。对此,小赫哈哈大笑道:“作为一个车手,应该是赢,应该去拿到这个冠军,这一定是目标。无论别人怎样回答这个问题,至少我的回答是真实的,真实在于,每个人参加比赛一定是为了冠军,并不是说我一定会拿到冠军,但我的目标是。当然,我也在不断的学习中,包括寻找路线,或是速度掌控中,得到了很多经验,不是参加一两个比赛,而是要不断参加更多的比赛。”

小赫的出现给历经了几届挫折和低迷的红牛KTMR2R星之队打了一剂强心针,张敏和赵宏毅没有理由不共同发力,在这个被誉为鬼门关的高难度赛段结束时,该赛段成绩的前三名竟然被星之队全部包揽。

截至发稿时,据本届赛事副主管朱晨光介绍,距公路直线距离约15公里的范围内仍有近10辆赛车遇困,车上人员已获救,正随救援车辆安全撤离赛道。此外,还有1辆赛车误入沙漠腹地遇困,据公路直线距离约80公里,赶赴救援的车辆仅剩10余公里沙漠路段便可抵达。

“今晚人员安全撤离赛道基本没问题,但恐怕得有部分故障车辆留在赛道中了。”朱晨光说。对赛事组委会来说,当晚无疑是救援压力最大的一夜。

第八赛段将会难上加难,沿克里雅河向北,起点为检查站,终点为红白山,特殊赛段288.55km,首车自6点整开始发车。能坚持到这个阶段仍未退出比赛的皆为真英雄,摩托欧耶由衷祝愿滞留赛道中的车辆尽早脱困,并预祝环塔勇士们安全顺利完成更大强度的红白山之战。



发表评论

一键登录:QQ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录 | 注册 发帖

网友评论

网友发表的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0条评论

登录摩托欧耶

用以下帐号快速登录:
摩托欧耶帐号登录
还没有摩托欧耶帐号?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扫描关注摩托欧耶微信
开启每日掌上精彩

意见反馈

您的邮箱:
意见建议:
  提交